书香院
繁体版

10、第 10 章(1/2)


    “织田小姐,你没事吧?”强行破门入室,佐藤美和子第一时间确认报警人的安危。

    身为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强行犯搜查三系警部补,现年28岁的佐藤美和子拥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她绝不会容许有人在警局内部闹事而不付出代价。

    而本身作为警视厅内最受欢迎“警视厅之花”,她的背后天然有着大批簇拥,可以最大程度地给某个白毛造成麻烦。

    织田海音:计划通.jpg。

    “我没事……”少女早就藏起了枪,收敛气势又刻意低垂眼睫,虽然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受了惊吓却不肯表现出来的逞强,惹得周围一群正义人士怜惜心疼不已。

    除了见过这一招、身为竹马的夏油杰之外,全程目睹少女凶残表现的另外两人纷纷露出疑惑.jpg的表情包。

    织田海音(指):“那个人,一进来就冲着夏油去了……”

    被指着的某人墨镜一推,凑到少女面前定睛细看:“你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诶!是什么奇怪的术式效果吗?”

    “听说他们来自宗教学校……”织田海音冲着他一眨眼,又偏过头,假装小小声地暗示,“原本是准备来看望自己的老师。但见到夏油之后……”

    “原来如此。动机是出于对老师的深厚感情吗?但即使这样也不该打架,夏油同学也只是受害者而已。”佐藤美和子听得频频点头,随即用不赞成的目光看着少年。

    虽然这个受害者是能打了那么亿点点。

    五条悟听得咋舌。明明没有一句谎言,却通过巧妙的组合真相而引导众人的思路。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不过,他也不打算轻易认输——

    “恶——我对夜蛾才没有那种深厚感情呢。”白发的少年做出夸张的作呕表情,又转而咧开嘴放肆地笑开,那过于出众的五官导致他即使做出这类没品的表情也格外让人脸红,少年拖长了音,“说到底,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吧?警官——我要举报。迷了路的我本来想进来问路,但一进来就被打了,而且是他们俩合起来打我!我脸颊上的这个伤口,你们认为是怎么来的?”

    少年摸过脸颊上已经干涸的血迹,稍一用力,用被挤开的新鲜伤口中带出一抹鲜红。少年用锁定般的视线紧盯着黑发少女的眼睛,挑衅地伸舌一勾。

    颜值暴击。

    “嘶——”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就连神经大条的佐藤美和子都感觉到了一点不对,脸红红地看着五条悟在织田海音面前疯狂表演。

    织田海音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是按住身旁好友的手:“夏油,冷静一点。”

    咒力波动都快满溢出来了,别仗着普通人看不见就把自己收服的咒灵全放出来啊!!

    “海音也很生气吧。那个白□□当欠教训呢。”黑色团子头的少年低头露出一个犯罪边缘的危险笑容,轻声说:“别担心。我有收服能稍微影响记忆的咒灵……”

    “等等!你给我住手。”织田海音开始觉得这两个一样听不懂人话的家伙都应该一起被关进局子里冷静一下。

    她踮起脚安抚地拍了拍夏油杰的肩,随后气势汹汹地走向五条悟。

    “是魔术吧?”她抢在警方怀疑之前,先一步开口定下基调,“在袖子里藏着血袋,然后进行一个简单的魔术表演来进行欺诈。”

    “诶?”五条悟呆了呆,一时没跟上她的脑回路,好笑地说,“这怎么可能作假?稍微一检查就知道了啊。”

    “所以,我要做个检查,你没异议吧?”织田海音不容置疑地说了一句,再次稍微踮起脚,勾着少年的肩膀让他弯腰。

    五条悟难得这么听话地顺着少女的力道低下脑袋,因为好奇心过于旺盛,甚至在那只温凉的小手摸上来的时候,自己解除了无下限的术式。

    织田海音摸上那触感柔滑的脸颊。

    手下白皙的皮肤因为主人的毫不爱惜而渗着血,少女用指尖一点点拂过伤口,神色专注认真无比。

    “摸够了没啊?”五条悟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说不上细致还是轻慢的动作抚.摸,感觉哪里都痒痒的,六眼捕捉到一点异动,却不知道她具体在做什么,忍了一会终于有些烦躁地晃了晃脑袋。

    “好了。”织田海音收回手,从裙袋里取出手帕,轻轻拭去少年脸颊上的血液,“看,果然是魔术吧?”

    看着被擦干净脸的少年那完美的侧脸,一群警察都是下意识跟着点了点头。

    “好神奇——不对!少年,这种时候因为想要摆脱责任而撒谎的话可是罪加一等的!”佐藤美和子回过神来,板着一张俏脸就要上去抓住这顽皮而狡猾的少年。

    “等等——真的消失了——?”五条悟轻松避过佐藤美和子抓过来的手,一只手反复摸着自己的脸颊,表情新奇不已,“构筑——原来如此,你的术式连这也能做到吗?!这可真是没听说过啊!”

    “是完美治疗吗?”家入硝子遇见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顿时也凑到五条悟的身边,仔细上手观察了一下他的皮肤。

    “真的完全愈合了。而且不是反转术式采用的刺激伤口细胞、加速愈合的原理,是重新构造了破损的皮肤组织吗?!真厉害!这需要对人体有很深刻的了解吧?”少女的眼神中带上些许崇拜。

    佐藤美和子像是才注意到少女,疑惑地道:“诶,这位同学是和白发少年一起来的?你也是来自宗教学校吗?”

    众人的视线转移到家入硝子身上。

    前一秒还在认真进行医疗研究的少女身体顿时僵硬了。

    “家入是单纯跟着他跑出来,想要看望班主任的。”织田海音看了她一眼,轻声解围,“直到你们赶来之前,她一直在劝他们住手……”

    五条悟:???

    夏油杰:。

    警官们:“原来如此!”

    家入硝子懵逼了一瞬:“我……”

    “别怕,警官们不会冤枉好孩子的。”黑发少女握住她的手,温凉柔软的触感,与温柔安抚的语气,让家入硝子一下子收获了满满的安全感。

    最终,在某白毛不甘心的叫嚣声中,织田海音露出漂亮的笑容,家入硝子还在发呆,夏油杰忍不住笑出了声——只有五条悟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家入硝子过了好半天才轻轻挣开黑发少女的手,移开视线,轻声说:“谢谢。”

    织田海音从幼年期开始受某人言传身教,对女性的态度比起对男性要好得多。家入硝子主动释放善意,她也并不讨厌这个活泼俏皮的少女,于是语气温和地说:“家入,要送你回学校吗?你一个人在外面会有点危险吧?”

    家入硝子想了想等在外面的辅助监督,又想了想某个被抓去接受教育的白毛,有些迟疑。

    同学都被抓了,她回去是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