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院
繁体版

1、第一章(1/2)


    俞向安发现自己在做梦,梦中她看不到自己的模样,躲在一旁,怒火萦绕在胸腔里,一墙之隔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

    熟悉的女声:“博扬哥,我这个月没有及时换洗,我肯定是有了你的孩子了,我们该怎么办呀。”

    男声先是惊讶,然后惊喜:“有了就生下来。”

    女声的声音变的有些忐忑:“可是两家大人已经在谈你和姐姐的嫁妆彩礼了,我们怎么生下来?”

    男声带着笑意:“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你们不是快毕业了吗,我有个亲戚负责分派下乡的人,我请他帮帮忙,把她的名字写上去,分的远远的,她要下乡,我和她的婚事肯定就不成了,到时候我再跟我爸妈提出娶你,我们就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孩子出生就说早产,别人肯定不知道的。”

    女声欢快的笑了:“博扬哥,你真好。”

    从这几句话,还有“她”真情实意感受到的愤怒和悲伤,已经能提取出足够的关键信息,她应该就是这个“姐姐”了。

    俞向安:呸!

    渣男贱女!

    怎么做了这么一个梦!

    这个梦接着发展,“她”浑浑噩噩的走回家,路上下起了大雨,自己却不闪不避,就这么淋着大雨回了家。

    这个“家”很破旧,泥砖墙、灰瓦,充满了年代感。

    “她”回来了,被家人提醒才魂不守舍的换了衣服,躺到了床上,随后就发起了高热。

    烧的辗转反侧,意识迷糊。

    在这种时候,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那让“她”伤心的画面。

    似乎有人发现了她的高热,喂了她吃药,温度缓了一些,随后又发起了高热。

    在高烧期间,陆陆续续的,俞向安“梦”到了这个被未婚夫和妹妹背叛的姐姐过去十多年的经历。

    然后俞向安醒了,抬起手,看着自己干巴巴的爪子,俞向安的血液都要凝固了,疑问三连。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不是在做梦吗?

    怎么这个梦变成了现实?

    俞向安从头捋了捋思绪,她大学毕业后自己开了一间私房菜馆,才开业不到一个月,她去市场买新鲜的食材,在回来的路上,她不经意的抬头,正好看到前面拐角处让人窒息的画面——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蹲在地上玩小芭比娃娃,在她的正上方,厚重的广告牌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俞向安根本没有时间思考,用她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想要在广告牌掉下之前,抱着小女孩从危险地带离开。

    但是她没有注意到,在拐角的另一边,同时也有另一个人看到了这一幕,而他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于是悲剧了。

    如果没有对方的话,他们或许可以在那紧急关头离开这个危险地带,但是偏偏因为这个拐角,他们没办法得知彼此的存在,在这里撞了个满怀,耽搁了那么一点时间,就是那么一点时间,广告牌掉下来,压在他们头上。

    俞向安当时只觉得头部一痛,之后她的眼前就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俞向安摸了摸自己的头,不痛,只有高烧后的头重脚轻,她心里有了猜测,她死在了那时候,然后在七零年同名同姓的俞向安的身体里,借尸还魂,醒了过来。

    不知道有路人叫了救护车没有,她应该是救不回来了,那个孩子,还有那个青年呢。

    唉,明明是好心救人,不过这是不是好人有好报?

    因为救人失去生命,然后用另一种神奇的方式,重新拥有生命。

    同样是做好事,不知道那位青年怎么样了,看着跟她差不多大,要是有个好歹,就太可惜了,值得安慰的是被他们护在下面的小女孩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些思绪一闪而过,她的肚子出来昭示存在感。

    “咕噜……”

    俞向安的肚子发出剧烈的轰鸣,她饿了,挠心挠肺的饿。

    她现在一想到吃的,嘴里就不自觉的分泌唾液。

    大米饭、鸡腿、红烧肉、卤鸭、烧鸡……

    越想越饿。

    俞向安的脸垮了下来,随后她的视线四处转动,她有原主的记忆,看着这里的场景,既熟悉又陌生。

    房间不大,泥砖砌的墙,墙面上贴着旧报纸,房间里的东西不多,只有一张床,一个破旧的柜子,一张矮凳。

    柜子里一边放着她的课本,最上面是一本□□,在某些时候,背上几句很管用,另一边放着她的衣服,里面都没有吃的,想要找点吃的垫垫肚子都不行,要不她起身去厨房?

    她记得厨房角落还有一些红薯。

    但是……这具身体很大可能是因为高烧没的,浑身无力,现在她来了,烧退了,身体已经使不上劲,她现在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声的鸣叫,俞向安都不知道,她现在的无力是因为高烧,还是被饿的。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五姐,你好点没有?”六岁的小弟俞向居蹬蹬的跑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水。

    “嗯。”俞向安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坐起身,头晕,眼前的世界有些五彩斑斓,定了定神,她看着俞向居,这就是原主最小的弟弟了,长的虎头虎脑的,肤色晒得有些黝黑,看着就知道是个常常在外面调皮的淘小子,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以后这就是她的弟弟了。

    她接过水,浅浅喝了一口,是温水,空荡荡的胃里舒服了一些。

    她慢慢的把这一碗水喝下去,她现在烧退了,但是不知道会不会再烧回去,这个年代的医疗条件……想想就悬心。

    她哑着嗓子问:“小居,有吃的吗?”

    “五姐,你等等,有留你的饭,我去给你端过来。”俞向居接过碗,蹬蹬的又跑出去了。

    没多久他拿着一颗糖回来了,“这是我生日藏起来的糖,五姐,你吃,吃了病就好了。”

    这是硬糖,最便宜的那种,以前她根本不吃,但是现在俞向安嘴巴里的唾液飞快分泌,“……谢谢小居。”

    “五姐,你先垫垫,饭菜隔得久了,我加一把火热一下,很快的。”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强压着不舍,眼睛都不敢看糖果,飞快的出去了。

    这时候,糖是珍贵的,他生日得了几颗糖,剩下最后一颗藏了几个月,一直不舍得吃。

    但是现在他拿出来了。

    俞向安有些感动的打开糖纸,把糖果放进嘴巴里,甜甜的,甜的东西能快速补充能量,瞬间觉得自己精神了一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